601139股票谈下中美股市对照下的启示

分析和中美股市对投资决策和政策建议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般来说,中美股市反映了两国经济发展阶段和经济成分的差异,不应该简单机械地进行比较和追求融合。但a股应借鉴美国股票的经验,在注册制度改革、完善退市制度、发展壮大机构投资者、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等方面加快自身的发展和成熟。

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中国经济依靠人口优势开始赶超发达经济体。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经历了100多年的工业化。从产业结构来看,美国服务业和高技术产业在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较高,而中国经济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已经超过了传统制造业,但在高技术和服务业方面仍在追赶。这种经济构成上的差异体现在股市上,即a股中金融、工业、原材料、能源等传统行业的市值比明显高于美股,而601139股票通信、信息技术等高科技行业的市值比明显较低。

从上市公司具体行业占比来看,信息技术、通信服务等科技类行业在a股的占比明显低于美股,反映出中国高科技行业仍在奋力追赶的现状。消费品行业,a股日用消费品(基本消费品)比重高于美股,非日用消费品(可选消费品)比重低于美股,可能与中国居民收入水平仍明显低于美国有关。

然而,中国的产业结构也在不断优化。2009年以来,传统周期(能源、材料、工业)行业指数市值比从48%下降到25%,大消费(可选、消费、医药)行业从9%上升到30%,科技(信息、电信)行业从2%上升到11%。金融行业指数市值比相对稳定。从中国证监会一级行业指数来看,消费、医药、信息行业比重明显上升,能源行业比重明显下降。

国有控股企业在a股市场的市值比例一直比较高。虽然自2007年以来,国有企业的市值比大幅下降,但仍在40%以上。以金融、能源、传统行业为主的国有企业在a股中所占比例较高,这也是与美股的重要区别。

601139股票谈下中美股市对照下的启示

然而,在最近两年,私营经济的比例显著增加。从指数市值比来看,沪深民营企业指数市值比普遍呈现明显上升趋势,这与更多优质民营企业上市有关。2017年和2018年,民营企业指数市值比阶段性下降,可能与当时去杠杆化和信贷紧缩的政策环境有关,民营企业受信贷紧缩的影响更大。2019年后,民营企业市值将再次上升。

对比a股和美股主要股指的市盈率(PE),除了沪深300指数受权重较高、估值较低的银行影响,其他主要a股指数的市盈率长期高于美股。如果看各指数成份股的市盈率中位数,主要a股指数的市盈率长期以来都明显高于美股。

a股市场的长期高估值与a股市场的供给机制有关。以过去业绩不佳股票长期被追捧的现象为例,在没有严格退市制度的情况下,业绩不佳的小盘股退市风险有限;同时,股市做空

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速明显高于美国,但a股整体增速明显低于美股,a股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也明显较低。在经济增长较高的环境下,盈利能力明显较低,说明a股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有待提高。

据统计,近10年来,净资产收益率(ROE)稳定高于15%的公司有161家,净资产收益率(ROA)稳定高于10%的公司有53家。在a股市场,过去10年ROE稳定性高于15%的公司只有18家,是美股数量的10%;近10年没有稳定的ROA高于10%的公司。当然,部分原因是部分优质a股公司上市时间不足10年,但不难得出a股上市公司治理水平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结论。

美股短期激励强劲,静态估值可能被低估。在一个理性有效的市场中,静态估值反映的是未来的预期,即如果上市公司未来的利润有望上升,那么目前市场给出的静态估值会更高,反之亦然。美股上市公司的短期激励很强,华尔街资本和管理层的职业经理人有很大的动力在当期获取高额利润,使得静态估值看起来很低。

a股的高静态估值可能与对未来大的提升空间的预期有关。理论上讲,给“好公司”更高的估值,给“差公司”更低的估值是合理的。但如果看静态估值,更严谨的说法应该是给“未来会变好的公司”更高的估值。因此,认为关于“a股上市公司治理水平低、盈利能力差,因此估值应低于美股”的结论是不充分的。如果市场期望a股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和激励机制在未来得到改善,那么目前601139股票较高的静态估值是合理的。

加快注册制和退市制,可以有效扩大供给,实现优胜劣汰,保持a股整体估值水平合理。以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为例。上市后累计涨幅超过1000倍的有6家,涨幅超过100倍的有50多家,涨幅超过10倍的有200多家,但已有1万多家退市。可见,纳斯达克指数的大幅上涨,大公司的出现,都是建立在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基础上的。

中国经济进入股票时代,企业之间的优胜劣汰竞争加剧。加快登记制度改革,让更多企业在资本市场竞争,淘汰落后企业,在退市制度下留住优质企业。只有这样,才能提高上市公司的整体素质,股市才能真正发挥其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

资本市场为了优化资源配置,需要对上市公司的质量和发展前景进行专业的评价,这种评价有很高的专业门槛,但大多数个人投资者很难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国内外的实证数据表明,当个人投资者交易比例增加时,市场的波动性、换手率和非理性特征都会明显增加。由此可见,培育和加强机构投资者,引导个人投资者通过公共基金等专业机构参与股市投资,可以增强市场的理性程度,更好地发挥资源优化配置的功能。

一方面,要加强和完善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增加违法成本,消除各种机构套利和“漏洞”空间,遏制各种“做空赚快钱”的投机趋势,督促上市公司更加注重长期经营,增强长期盈利能力。近年来,监管力度明显加强,取得了一定成效。例如,询问、批评和谴责的数量

促进a股市场的发展和成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种措施的协调推进。比如在审批制下,缺乏退市制度,a股供给有限,“空壳股”容易被炒作,导致整体估值偏高,市场大幅波动,诱导投资者日内交易,相互博弈,追求短期投机收益,而更理性的机构投资者不容易成长发展。上市公司治理水平低,缺乏长期盈利能力,也会使价值投资理念失去市场。

另外,整体市场估值偏高,投机氛围浓厚,会让上市公司股东和管理层产生更高的“赚快钱”、“钻空子”的冲动。甚至可能会有少数企业主将套现作为“终极目标”,失去专注于长期经营的动力,这将进一步降低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