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天牛简述今年以后航空股大幅上涨航空业的春天归来了?

2020年,受疫情重创的航空业开始出现复苏迹象,美国全球航空业交易所上涨近27%。9%,而标准普尔500航空公司指数上涨了34。44%。航空工业的春天来了吗?

分析, BCAResearch投资咨询公司的研究员Pavel  Belleek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全球特别是美国疫苗接种活动的发展,积压的旅游需求将得到释放,航空业将从中受益。“自2012年以来,标准普尔500航空公司指数相对于大盘的走势一直与密歇根大学的情绪指数同步。因此,航空公司将受益于消费者情绪的改善。鉴于美国家庭过度储蓄的激增,随着更多的美国人接种疫苗,消费者在机票上的支出很有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贝利克指出。

但是航空工业的复苏会有地区之分。根据美国交通安全局的数据,4月4日美国有超过150万名乘客通过安检,而一年前同期为12万人。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美国航空公司表示,目前,他们的航班满员率已升至80%左右。与此同时,由于案件激增和封锁的恢复,欧洲的航空公司仍然担心能否在传统的旅游季节赚取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冲天牛简述今年以后航空股大幅上涨航空业的春天归来了?

2020年,行业总亏损350亿美元。自去年3月第一份纾困法案公布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已向航空业提供540亿美元的赠款和贷款,用于支付疫情期间工人的工资。但最艰难的时期似乎已经过去了。

据美国媒体报道,为了迎接乘客数量的反弹,许多美国航空公司正在召回大量之前被裁掉的飞行员。4月5日,达美航空公司表示,已召回所有1713名闲置飞行员。西南航空表示,209名飞行员将于6月1日结束自愿休假,返回岗位。航空公司上周表示,将招聘300名新飞行员来应对繁忙的夏季旅行。

这是否意味着航空公司保持了“造血能力”,新的春天已经到来?Belleek表示:“在加强销售和资本存量使用的前景下,航空公司的利润率将会回升。如果利润率恢复,航空公司的长期利润将大大超过其他市场。此外,技术面和估值仍处于中性区间。在去年暴跌之后,仍有过度增长的空间。”

投资银行Jefferies在3月底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由于航线变化、油价相对较低等结构性因素,崇天牛航空股可能再涨70%,航空业将在2023年回到2019年的水平。该行股票的分析分部SheilaKahyaoglu写道,考虑到生产效率的提高和净债务的变化等因素,目前航空公司在牛市中的市盈率为4。3倍,而历史平均倍数为6倍,这意味着整个行业仍有70%左右的潜在增长空间。

奥尔顿航空咨询公司董事布拉德利戴利(BradleyDailey)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考虑航空公司的利润率在疫情过后是否会恢复时,崇天牛区分已通过法定重组程序的航空公司和未通过重组程序的航空公司非常重要。疫情过后,能够利用法律框架重组资产负债表的航空公司将成为成本结构大幅改善的更加精简的企业。没有利用法律框架进行重组的航空公司可能会选择依靠短期现金保护策略,利用政府和/或私人市场参与者提供流动性,因此这些公司在疫情过后无法拥有同样的优势。“通过提高杠杆率和延迟支付渡过危机的运营商,很可能受到疫情后成本结构上升的阻碍,这可能会抑制他们恢复盈利。”戴利说。

“在收益方面,由于运营商努力刺激需求,预计收益率将初步低于疫情前的水平。探亲访友和休闲价格弹性更大的客流有望成为初步复苏的先锋,这也将对收益率产生下行压力。这些负面的短期收益趋势将限制大多数航空公司恢复与疫情前相同利润率的能力。”戴利说。

英国政府大流行性流感科学团队的建模顾问蒂尔德斯戴利(Tilders  Daley)今年3月表示:“可悲的是,对于普通度假者来说,今年夏天我不可能在认为跨境旅行。”爱尔兰证券交易所航空分析分部顾问兼联合经纪人马克华莱士(MarkWallace)也表示:“法国和意大利的国家封锁以及对德国感染率的日益担忧表明,第二个旅游季节即将到来。”

戴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旅行限制和跨境旅行限制的持续存在将对航空业构成严重风险。交通限制已经并将继续降低航空公司的创收能力。如果这些创收机会仍然没有实现,许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继续存在。

据欧洲媒体报道,如果2021年夏季旅行依然低迷,许多欧洲航空公司可能会不复存在。据英国媒体报道,许多欧洲航空公司在财务上濒临死亡,英国国际航空公司IAG集团已成功筹资14家。3亿美元,但其他航空公司可能需要进一步的国家援助才能生存。

德勤合伙人大卫加德分析,表示,即将到来的债务偿还和低收入季节可能会导致非常困难的商业环境,尤其是日益昂贵的债务。由于旅游业复苏滞后,航空公司信用评级被下调,潜在抵押资产数量也在减少。风险在于,如果债务过多,公司可能会用自由现金来还债,而不是扩张,从而将公司变成“僵尸”。”加德说道。

  除此之外,戴利称,由于燃油是航空公司最大的可变成本项,冲天牛最近的油价上涨对航空业来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如果油价随着旅游复苏势头的增强而持续走高,那么航空公司将面临进一步的成本压力,有可能阻碍其恢复到疫情之前的利润率,这是未来航空公司盈利能力面临的明显风险。

  “航空股最大的风险是近期石油和燃油价格的上涨。从历史上看,航空公司的相对表现与油价呈现出紧密的负相关关系。然而,在票价大幅打折和旅游需求快速增长之后,航空公司已经能够将不断增长的能源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因此,能源价格和航空公司的相对表现目前仍保持正相关。”比利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