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宏策略闲谈中国股市连续两日破15万亿“全面牛市”真的确定了

7月份入市就像换了一张脸,沪深股市成交量持续破万亿。股指快乐上涨。仅7月6日,上证指数就上涨了5。71%,为五年来单日最大涨幅,深成指和创业板上涨4。09%和2。72%,两市盘中市值突破10万亿美元。

自3月底以来,股指累计上涨20%,在经验值下形成了“技术牛市”。许多分析老师忍不住喊出7。大盘之后,国内股市从“结构性牛市”进入“全面牛市”。一种“牛市”情结开始笼罩整个市场。事实上,股市自7月份以来的辉煌表现正成为人们饭后的谈资,这体现了市场始于认为的民间情绪

在全球疫情有增无减、全球产业生态链日益压抑、内外总需求缺口修复缓慢、整个市场资产短缺突出的背景下,人们太需要牛市来扫除心理阴霾,市场太需要三条正线来改变投资者的信念,提振市场信心。中国率先遏制疫情,恢复生产经营活动,疫情过后部署了一系列改革开放措施。加上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充裕的流动性的共同作用,股市迎来一波行情只是时间问题。

长宏策略闲谈中国股市连续两日破15万亿“全面牛市”真的确定了吗

股市经过几年的盘整,值得期待一波明显的上涨行情;然而,借用行为金融家塞勒的禀赋效应可以提供一个解释视角。——创造一个“牛市”场景来激活市场情绪,也就是说对于投资者来说,亏损对投资者心理账户的影响是收益的2.5%,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25次。

使用这个分析框架确实可以为国内股市提供一个可信的视角。要想可信地理解“空头做空”,就要搞清楚为什么投资者经常在所谓的“牛市”中亏损,这是由禀赋效应解释的,即投资者对“牛市”中获得的收益不太敏感,然后往往会错失讲和的机会。

从口岸开放以来国内股市的表现来看,属于典型的股票利益分配驱动的市场,而不是分享驱动的上市公司收益驱动的市场,比如1990年以来,投资者为股市提供了上万亿的融资,贡献了上万亿的交易佣金和印花税,积累了上万亿的现金分红, 这明显低于投资者在股市中失血的规模,即投资者在股市中的投资总体上处于净输血损失状态。

国内股市的这种长期表现确实有理由警示,只有警惕牛市情结,回归资本市场体系的完善,国内股市才能真正稳定,影响深远。毕竟“牛市”作为一种主观价值判断,隐藏着“谁的牛市”的话题。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完善的资本市场体系和交易秩序比短期的“牛市”更为充实和持久,可以使国内股市回归上市公司的分享-driven价值投资,摒弃投资者股票利益的分散市场驱动。

目前,为了应对国内外的疫情和不确定因素,中央政府采取的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和有希望,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和适度。这使得货币流动性成为当前市场的重中之重,大量货币流动性在金融市场溢出,明显降低了金融市场利率。

但由于内外需求缺口补充相对缓慢,市场主体信用紧缩,以及房住不炒政策的承受力,房地产不再具有吸水海绵的货币流动性水库效应,真实融资成本居高不下,资产侧边际收益率下降,导致市场主体信用紧缩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善。

目前全球疫情仍在肆虐,短时间内结束的可能性不大。但国内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中国经济率先复工复产。前者导致无法有效缓解全球产业生态链的压抑。此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依然猖獗,国际产业生态链面临重塑和重建的问题,全球主要需求市场仍处于封闭状态,导致国内外需求缺口补充不尽人意。后者说明中国已经基本恢复了全球制造业供给能力,导致中国制造业供给能力闲置风险。

但由于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和国际产业生态链的压抑和重构风险,进口替代成为现实需求,即国内产能开始选择国内和本地供应商,以缓解国外供应商的供应抑制。

国内一些行业的地方领导开始获得国外竞争对手的国内市场份额,这反映在资本市场上,一些国内上市公司面临重估的需求。华为产业链等上市公司的表现反映了资本市场对这种进口替代的重估。这种进口替代带来的价值重估和风险,客观上为这个市场提供了一个故事场景。那么这个行情真的奠定了“全面牛市”的基调?

小心航行千年。无论是流动性驱动市场还是进口驱动市场,这些都主要是短期权宜之计。长虹的策略不足以为“牛市”提供足够的动能,哪怕稍有不慎,市场也会走得太远,容易重蹈覆辙。

更何况目前总需求缺口问题依然严峻,市场主体的信贷紧缩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长虹战略中很多企业面临着轻松复工、轻松复工的困难,聪明的女性没有饭吃很难做饭,外部情况更加复杂多变。这些复杂性和可变性无疑使国内资本市场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因此,要充分利用不断提高的市场信心,淡化“牛市”的功利情结,从制度和市场秩序方面深化改革开放,用良好秩序的方法巩固市场方向,提高资本市场的风险识别、风险定价、风险交易管理能力和资源配置效率。

因此,当前要继续深化登记制度改革,推进IPO完全市场化定价交易,不断完善退市制度建设,提供一套完善的资本市场

上市资源准入和退出体系,促进国内资本市场的优胜劣汰、吐旧纳新的新陈代谢功能。

  其次,继续推动和完善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建设,最为典型的就是完善集体诉讼制度、辩方举证制度以及争议和解制度,并在这些基础性制度基础上,完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等,为投资者与上市公司具有对等博弈的市场秩序,以提高市场自律自治能力和水平。

  再次,鼓励和引导基于市场风险识别、定价和交易的金融创新活动,如适度推出信用违约互换(CDS),资产证券化(ABS)、抵押支持债券(MBS)等创新金融产品,为市场主体提供有效的风险管控和风险交易定价工具,促进风险管理和风险缓释的市场化配置。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